首页 > 国际 > 正文

永利皇宫怎注册,秦岭太白山|“山上野兽很多,你们就两个人,太危险了”,老道说

[摘要] 太白山云海萨坡寺内,有三四个老道士。“从这里往太白山山顶走,每隔二十里地就有一个庙,过了庙就没有住宿的地方,你们可不敢再走了!”“这山上野兽很多,经常还会伤人,你们就两个人,太危险了。”太白山老松走到这里时,已是人困马乏,饥肠辘辘。太白山云海这一路上,到处是板栗、核桃和榛子,只可惜尚未成熟,还吃不成。

永利皇宫怎注册,秦岭太白山|“山上野兽很多,你们就两个人,太危险了”,老道说

永利皇宫怎注册,林散之 著,专业行走 译

1934年,37岁的林散之遵从黄宾虹的教导,孤身一人,行游万里。1934年6月8日,其由陕西省眉县关西古镇齐家寨攀登当时很少有人上去的太白山。此行经过,后被收入所著《漫游小记》之《由齐家寨登太白》。专业行走今试着译为白话文,权且自娱自乐。林散之既是诗人、书画家,又是散文大家。本人自知译文不及原著万分之一,请诸君见谅!

齐家寨是秦岭北麓山脚下的一个镇子,就位于太白山西北方向,距离斜峪关口有二十里地远。镇上人口比眉县还要兴盛些,这里是进入太白山的要道。

林散之由齐家寨登太白路线图

在齐家寨,我在采木人聚集的地方,逢人便问上太白山的路怎么走,但很少有人知道。

大伙都说:“这个山高得很呀,一路走过去有两百多里远。每年阴历六月的时候,才会有远道而来的僧侣,携带熟食干粮结伴前往,当地人叫做开山。而到了阴历八月后,上面便会大雪封山,人迹罕至,当地人称为封山。现在时间太早了,山上冰雪尚未融化,上面也没有人住,只有老虎、黑熊等野兽。猛兽吃人,你一个人咋去得成?”

太白山

我朋友文新也说不能去,他告诉我:“这些采伐林木的当地人,也顶多走到九十里地的菩萨山就打住了,没有敢上到山顶的。你一个人,不能冒这个险呀!”

然而,我主意已定,不登太白决不罢休!

于是,我请文新给我找向导,无奈整整五天过去了,也没有找到。

有一个陕西三原的樊先生,诚心实意地帮我。经过四处打听,最后竟真的找到了一个名叫张益荣的汉中人,愿意给我做向导。

这个张益荣,原本是个修行吃素之人。他平时其实是一个盐贩,往返两地贩卖食盐。樊先生希望他能陪我一起上太白山,开始时他一万个不愿意。

太白山山顶

这时,盐商在一旁鼓动他说:“你是修行之人,修行就要朝山礼佛呀。林先生要翻过太白山去汉中,你可以借此山上进香,又可以顺道回家,一举两得,多好的事情呀!”听别人这样一说,张益荣心有所动,终于答应下来。

于是,文新马上去帮我筹措粮食、备锅备碗,收拾山上的行李。

1934年6月8日,即阴历五月九日,辞别文新和樊先生两位友人,我与张老汉两人,肩扛着行李,踏上了前往太白山的道路。

去太白山有两条路:一条是走斜谷,另一条是走云头口。如果走斜谷,路有点远,于是我们打算走云头口。

离开齐家寨,沿着山路往左走,三十里后就到了云头口。从一个土山包旁边过去,道路又窄又小,顺着石台阶爬上去,看见有巨石起伏,恍如变化的云彩一般,大概这就是“云头口”得名的原因吧。

太白山

一条小溪自远处峡谷中流出来,溪水清可见底,流过石桥时,声音十分响亮。

过了云头口五里,就是阳关寺了。这寺庙荒废许久,已无人看守。因为感觉肚子有点饿,我俩就在寺中用石头支起灶头,煮了些面来吃。

吃完饭,从阳关寺东南方向继续前行。沿途,坡陡路窄、林大山高,遮天蔽日、景色极佳。又行了十五里后,来到萨坡寺。这寺庙位于路的左侧,庙不高,但院子颇大,里面种了不少芍药等杂花杂草。

太白山云海

萨坡寺内,有三四个老道士。我们去的时候,他们正坐在土炕上闲聊。看见我们,十分惊讶。此时已是下午三五点钟的样子,我看时间不早了,不敢继续往前走。

“从这里往太白山山顶走,每隔二十里地就有一个庙,过了庙就没有住宿的地方,你们可不敢再走了!”老道士提醒我们说。于是,当晚只好留宿在萨坡寺。

夜里,与老道士们坐在院里闲聊休息。山中月光如洗,清冷幽深,天地间宁静至极。

“这山上野兽很多,经常还会伤人,你们就两个人,太危险了。”老道士说。听到这话,我内心确实感觉有点小害怕。

这一夜,我俩住在寺内后殿休息。

第二天天未亮,我和张老汉就收拾好行李,匆匆辞别老道,出发赶路。

从寺里出来,才走几百步远,这路又是上又是下的,台阶还很湿滑,很不好走。

走进峡谷,天色微明,光线都被高大的林木遮挡住了,抬头看上去,什么也看不见。河沟里,只听见泉水叮咚作响,却找寻不到源头。走完这段峡谷,我俩手脚并用,地开始向上爬石台阶。穿行其间,这石壁光滑而陡峭,怕是有几百米高。几里地后,先是过一个木桥,再走十余里,就到了蒿坪寺。

太白山老松

走到这里时,已是人困马乏,饥肠辘辘。进到寺内,空无一物,一片荒凉残败之景。我和张老汉打算在此煮饭,四处去找水,却找寻不到。远远听到有水流之声,好像是在半山腰上,只可惜山高壁陡,实在没办法靠近呀。

我和张老汉四处探望,心中甚急。忽然,在茂密的竹丛之中,看到有一个石池子。此池深约一米,宽约两三米。池中之水,清澈透明。

“太好了!”张老汉说。我俩都十分开心!

于是,我俩在附近捡拾了一些松枝,拿出携带的炉具,开始埋锅造饭。

太白山风光

饭熟,饱餐一顿之后,先前的疲惫和艰辛,顿时全部烟消云散。坐在大石头上休息,远看秦岭诸峰,峰峦叠嶂、巍峨绵延,云飞沙走、寂寂沉沉。

“你看,那就是褒斜古道!”张老汉指着丛山之中一条若有若无的道路说。

歇了一会儿,我们起身继续走。从蒿坪寺右面山上,五里地后就是交龙寺。再走五里,就是黑虎关。

太白山云海

这一路上,到处是板栗、核桃和榛子,只可惜尚未成熟,还吃不成。路很陡,坡很大,草木葱郁茂盛,走起来不是一般的累。

过了黑虎关,道路变得平坦而宽阔,两旁都是高大的松树。

又走了数里路,来到了中山寺。寺中无人,天色已晚,当晚只好住在这里。

(图片系头条图库提供,小标题为译者所加,《由齐家寨登太白》未完待续)

马窖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