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在4000余张车票中感受“中国速度”

[摘要] 迄今为止,他已收藏各类铁路客运票据4000余张。打开赵玉君的一本本火车票收藏夹,仿佛置身于一座“微型火车票博物馆”。由于收藏站台票,赵玉君遇到十几位有着共同爱好的“集友”。这种卡片式火车票是中国第一代

资料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哈尔滨10月8日电(孙晓宇)68岁的赵于君是中铁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齐齐哈尔客运科的退休职工,迄今为止,他已收集到4000多张铁路客票。打开赵于君的火车票收藏就像在一个“迷你火车票博物馆”。

1984年,当时的铁路局改变了简单的“黑白小硬纸板”站台票,开始发行带有文化景观、标志性建筑和车站景观的彩色站台票。制作精良的站台票激起了赵于君对收藏的兴趣,并开辟了他的收藏之路。

由于收集了站票,赵于君结识了十几个有着共同兴趣的“团体朋友”。两年前,“群友”和赵于君卖了关子:“我有票,你肯定没有。”

这位“群友”的话语满足了赵于君的“胃口”,但“群友”已经很久没有给赵于君看过这张票了。

让赵于君日夜思考的是满洲里-扎巴伊卡尔国际联运机票。这张票是1991年买的,票面价格是16元人民币。以上信息是用中文和俄文写成的。当时,能乘坐这种国际联运火车的人很少,更难买到这种保存完好的车票。

最终,这位“群友”还是无法忍受老赵强大的“攻势”,以极大的耐心放弃了他的爱。他认为赵伯韬的收藏更加完整,这张票在赵伯韬手中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2012年退休后,赵于君开始专注于收集火车票。他说,这些车票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见证了铁路行业的发展和变化。

赵于君最古老的收藏是两张20世纪50年代的火车票。这是一种卡式火车票,长57毫米,宽27毫米。它们是齐齐哈尔-哈尔滨和嫩江-齐齐哈尔。

这种卡式火车票是中国的第一代。售票时,售票员需要在每个小盒子里寻找相应的车票,然后用针孔机械封条在车票上加盖日期和座位信息。整个销售过程就像“抓中药”,效率低下。

1997年,铁路开始使用计算机网络售票,第二代软纸票应运而生。从那以后,售票员只需要轻敲键盘,票就会一张一张地打印出来。

大约10年后,第三代磁介质火车票成为火车票的主要形式,自助检票闸也投入使用。这些标志性的门票可以在赵于君的最爱中找到。

一张发黄的“卧具票”是赵于君的“重量级”收藏。他说,在1964年之前,卧铺车厢不提供卧具,乘客不得不从列车员那里租用。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人们现在可以在睡觉的时候一个接一个地更换床上用品。“床上用品使用费”由来已久。

在铁路系统工作了大半辈子后,车票的更换和更换让赵于君真正感受到了铁路行业的发展。他说:“过去,在春夏季的运输中,由于运输能力不足,乘客经常待在车站。现在,铁路的速度和高速铁路的开通使得几乎所有的乘客都能准时到达目的地。这是我最满意的事情。”

从闷热的绿色汽车到平稳舒适的复兴,从长途颠簸的骑行到快速移动的“中国速度”,从在窗口前通宵排队到轻松在线购票...在赵于君的4000多张门票中,历史变迁的痕迹清晰可见。他们见证了中国铁路快速创新和发展的历史,突出了新中国在过去70年中的变化和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