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正文

惊动周恩来的一场大火

[摘要] 继王大妈和李大妈之后,旁边工作的十几个大妈大婶也被炸倒烧伤。灾难突如其来,一时被吓懵了的工人们很快明白了过来,大家立即动手抢救他们的工厂。山崩地裂一声巨响,最先惊动了距离化工厂最近的第34中学。消防队

1960年4月1日刚过10点,就有一声巨响。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小巷升起了一个巨大的火柱。然后,一个壮观的蘑菇云形成在柱子的顶部,从几公里外就可以看到。

"二龙路人民公社化工厂着火了!"消息传得很快,人们自发地从四面八方赶到现场。2000多人的消防现场非常壮观。但是很快,将近1000人中毒倒地,情况极其悲惨。

二龙路老照片

有许多隐患的化工厂

“全力以赴,建设更快、更好、更经济的社会主义”总路线宣布后,中国农村普遍建立的人民公社也在城市得到普及。参与劳动生产既是“消费型城市向生产型城市转变”的精神要求,也是每个城市居民的愿望。

1958年9月28日,“二龙路街道办事处”的牌匾被“二龙路人民公社”取代,掀起了大规模工业和街道生产的群众运动。二龙路的居民,特别是被鼓励这样做的女工,睁大了眼睛。人们跑来跑去互相告诉对方,申请加入人民公社的申请书和决议一夜之间贴满了大街小巷。

虽然工厂的建设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但在一个飞跃的热形势下,任何人类奇迹都是可以创造的。依靠“小土群”方法,从未从事生产活动的二龙路街工厂纷纷涌现。电器制造、金属加工、化工涂料、针织服装、文化用品、医疗设备等产品都已开始生产。当时,拥有17,000多户人家的二龙路街有7,000多名妇女放下家务,开办了工厂。

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准备,二龙路人民公社化工厂开始在一个破旧的四合院里工作。化工厂的30名工人中大多数是家庭主妇,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会阅读。他们不知道化学产品的性能,也不知道安全生产条例,也不知道化学产品的危险性,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工作热情。

化工厂占据的四合院在清代属于郑亲王政府的领土,有密集的居民楼和古建筑。简单的改造四边形根本不适合联合工厂,尤其是易燃易爆化工厂。如果它周围的古建筑着火,后果是可以想象的。

化工厂存在许多隐患,但当年的经济效益非常显著。1960年1月7日,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得出城市人民公社工厂是“工业战线上的一支新生力量”的结论,从而吹响了“不断飞跃”的号角。

发生了爆炸。

爆炸前,王大妈和李大妈在化工厂的油漆加工车间用金属油泵将苯从盛苯的大桶中抽出,分成几个小桶,送到其他阿姨家,与辅料和颜料混合制成各种油漆。

两位女士不知道包装苯的工具必须是青铜和金属桶或玻璃瓶,不能接触火花。他们使用的油泵是一个可以接触火花的铁油泵。小桶也是普通铁桶,没有接地装置,严禁带静电。

王大妈和李大妈快乐地工作着。苯对他们来说就像水一样。它没有颜色,有芳香。他们每天都以这种方式分解水状透明液体,没有任何保护或预防措施。当铁油泵和铁桶摩擦着从火星出来时,他们最后看到的是火焰升起,然后被吹灭,失去知觉。

大大小小的带火花的苯桶飞来飞去。火焰汹涌澎湃,热浪如刀。整个四合院立刻被火焰吞没了。在王大妈和李大妈之后,在附近工作的十几个阿姨也被炸了。爆炸后,苯桶翻滚,从桶中滴下的液体着火,流到燃烧的地方。爆炸喷出的苯也向四面八方点燃,并在四合院周围燃烧。

灾难突然降临,震惊了一会儿的工人们很快明白了这一点,他们立即开始营救他们的工厂。一些年轻的工人在浓烟中找到泡沫灭火器来灭火,而受伤较少的人拿起水桶来灭火。然而,沧海一粟,苯着火了,水的战斗无效。

滑坡和大地爆发出巨大的噪音,首先震动了离化工厂最近的第34中学。那时,中学正在上课。老师和学生们感到他们的脚在颤抖。他们跑出教室,看到化工厂上方的烟雾和空气中的蘑菇云。他们听到尖叫和救火的声音。他们立即拿着脸盆和水桶去救火。第三十四中学的校长办公室装有一部电话。在支持教师和学生慈善事业的同时,校长打电话给消防队报警。

与此同时,附近音乐学院的老师和学生也到了,第四建筑公司第三工区的工人、解放军第三连的士兵、西城公安局二龙路派出所的警察,以及近2000名路过附近参加灭火救援的人员也到了。

但是所有的人都没有相应的常识,所以救火立即变成了救人。起初有人瘫倒在地上,马上有人来帮忙。然而,救援人员立即瘫倒在地上。很快,所有参与灭火的受伤和未受伤的人一个接一个瘫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眼睛充血,有些人挣扎着寻求帮助,但许多人很快就陷入昏迷。

接到火灾后,消防队派出十多辆消防车前往火灾现场。消防队员已经准备好扑灭街道和小巷中的住宅楼的火灾,消防水车也装满了水。据推测,在到达目的地后,高压水枪可以在10分钟多一点的时间内控制木结构住宅的火灾。

然而,当消防车进入二龙路胡同时,由于很多人在四合院外的胡同摔倒,所以在靠近火灾现场时无法前进和实施消防措施。一些人来救火,一些居民住在附近,其中许多是老人和儿童。

消防队员很难到达火灾现场的四合院。他们面前的悲惨景象使他们激动不已。地面漆黑一片,布满了受伤的人,包括学生、工人和解放军士兵。一些人身上有烧伤,而绝大多数人没有明显受伤。着火的地方火势仍然很猛。燃烧速度非常快,烟雾不断上升,空气中的蘑菇云越来越大。

指挥灭火的消防队队长聂旭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他把手放在昏厥者的鼻子下面,呼吸微弱,心跳微弱。他立即意识到这些人可能中毒了,所以他果断地将消防员分成两部分。一半的消防队员扑灭了大火,一半的消防队员立即救出了被困在大火中的伤员。

消防队员奋力灭火。尽管他们穿着灭火服,但他们没有其他有效的保护措施,也没有防毒面具。很快,一些球员感觉不舒服,一些人虚弱后昏倒了。聂旭司令很担心。这真是一个严峻而不寻常的时刻。他以前的经验是扑灭城市建筑中的火灾。泡沫、干粉、二氧化碳、沙子和1211灭火剂应用于扑灭苯等化学产品的火灾。然而,聂旭和他的团队成员只有水车和水炮。消防员被分成两半,雇员人数不断减少。因此,目前火势难以控制。在紧急情况下,聂徐焰命令消防员不惜一切代价灭火。

去救人的消防队员不知道院子里的人是死是活。他们只是把它们从火中带了出来。但是很快,拯救生命的消防员也相继晕倒,表现出同样的症状。

这时,西城区公安局副局长赵元熙组织了一大批警察前来营救。赵元熙和聂旭义站在第一线指挥救援。北京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冯基平立即动员附近的消防部队增援。西城区党委、区人民委员会和二龙路人民公社党委的领导也组织了人员前来。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万里也到场指挥救灾。附近医院的救护车也陆续到达。

两个小时后,火终于被扑灭了。所有被困在火中的人都能离开现场。因为伤员太多,不能在短时间内送往医院,所以重伤者必须先送往医院。受伤较少的人被转移到34中学接受伤口治疗和氧疗,等待成批转移到医院。市卫生体育部门和市卫生局在短时间内组织了全市14家大医院对中毒消防队员进行体检、治疗和抢救。随后,统计数据显示,事故造成1169人受伤,其中大多数是苯中毒造成的。

周总理亲自参观了现场。

大火在中午被完全扑灭了。正当人们忙着清理现场的时候,周恩来总理来了,只有他的秘书和司机陪着他。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出席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时得知化工厂爆炸的消息。周恩来总理担心火灾,但他不能立即离开会议。于是,他利用代表们的午餐时间听取了万丽的报告,匆匆赶到会场。

化工厂位于二龙路胡同的深处。小巷已经很窄了。加上消防车、救护车和大量人员,现场数百米长的道路几乎被封锁,总理的汽车无法前进。周总理说,他下了车,步行了300多米才进入火灾现场。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公安局局长张杰非常担心。虽然火被扑灭了,但反应中仍有一些残留的危险化学品,有毒气体非常重。张杰劝阻周总理不要进入现场。首相没有停止。他扬起眉毛,指着正在清理炉火的化学守卫。他说,“为什么他们会在那里,而我不能去?!”

身穿防毒服的反化学武器士兵和消防员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强烈劝阻首相,并竖起一道人墙阻止他。首相不得不停止询问情况,并说,“大家不要害怕。我们应该把山西省平陆县的61个班兄弟营救好,还要总结经验教训……”

首相离开火灾现场后,立即去第三十四中学看望暂时滞留在那里的伤员。周总理非常难过,回到万里身边,郑重向他解释:我们不能一次又一次这样做。你们北京市政府应该重视城市规划,不要给未来留下任何麻烦。该市所有生产易燃易爆产品的工厂应立即关闭,并远离居民。

总理还特别指出,灭火是一种特殊的危险活动,尤其是化工厂的火灾。我们不鼓励老人和未成年人参加这种危险的活动。相反,当灾难发生时,我们应该尽快保护他们远离危险地区,而不应该组织他们带头。

燃烧的二龙路人民公社化工厂立即开始生产,其他与化学和爆炸有关的工厂也搬出了城市。(来源|《读者》作者|穆玉民)

走过千山

我仍然想你

欢迎订阅2019年读者

邮政编码:61-98

订阅方法

1.拨打11185或预订当地邮局。

2.密切关注《读者日报官方微信》,进入微商店下单订报纸。

3.淘宝店:https://shop269196912.taobao.com

4.《读者报》微店地址:https://weidian.com/?userid=357720529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