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大江以北之祁州 从药材原始发兑到数字本草

[摘要] 安国市隶属于河北省保定市,位于河北省中部、保定市南部。至明朝中叶,其规模渐成“大江以北发兑药材之总汇”,在明清两代,安国药业更是居华夏药业之首,到清朝道光年间,安国药市达到鼎盛。安国旧称祁州,东汉时修

安国市属于河北省保定市,位于河北省中部和保定市南部。作为中国最大的中药配送中心和中药文化的摇篮之一,它被誉为“世界第一医药市场”。

早在北宋时期,安国就已经成为著名的中草药集散地。到明朝中叶,其规模逐渐成为“大江以北药材的聚集地”。明清时期,安国药业是中国制药行业的第一家。到清代道光年间,安国药业达到了顶峰。

一百年来,安国药品市场在“南药北药、东西方大交流”的发展和交流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安国曾被称为周琦,其在中医中的地位,特别是在中医领域,在中医的“行话”中不难看出,从“草到安国方药,药物开始通过周琦产生香味”。

如今,传统医学遇到了新的数字技术。安国数字中药之都于2017年投入运营,致力于打造国家数字农业资源密集型平台。同时,创新了中药电子交易、第三方检测和产品质量跟踪“三网合一”的新模式,使中药行业进入国际化和智能化变革时代。此后,安国千年毒品之都进入了“互联网”模式。将建成全国最大的中草药配送中心,推动中草药产业结构升级调整,重塑安国“世界最大药品市场”的行业领头羊地位。

[搜索历史]

医药成为千年来最大的中药市场

说到安国,很多人只有在安国看了中土爵士和白景琦主演的电视剧《大宅门》才知道。事实上,早在东汉时期,安国就已经作为一种著名的药物而存在。这个总面积为486平方公里的县级城市曾经是世界上第一个毒品市场。

从北京南五环路出发,经过250公里外的京开封高速公路、大广高速公路和曲刚高速公路,大约需要三个小时到达安国市。然而,杜尧的辐射力一路上都能感觉到。在距安国仍有一小时车程的西安服务区,有中草药商店。石斛、黄芪和党参都已成为高速公路其余地区的商品。

安国过去被称为周琦。东汉时期,王耀庙是为纪念王耀·邳彤而建的。安国医药市场的形成与王耀寺的建设密切相关。那时,由于缺乏医疗保健和药物,人们通常会去寺庙祈祷平安以防疾病,然后逐渐形成一个香集会。为了迎合大众的心理,当地的医药商也将把当地的药物带到安国出售,因此熏香将成为药品交易的庙会。到了宋代,安国依托药王庙开始形成药材市场,市场规模逐渐扩大。到了明清时期,它已经成为中国最大、最广泛的中草药市场。明清至民国时期,毒贩“轮番上阵,驰骋祁阳”。安国药业也达到了顶峰。药品市场的服务设施和机构,如银行、仓库、生药商店、熟药店、电影商店、经纪人等。,日益完善,商业组织和服务管理机构,如“十三个帮派,五个主要会议,一个教室”的形成,从而形成了独特的市场营销管理模式。

虽然安国药材在战争年代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但建国后市场继续发展。1956年,安国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中草药交流会议。从1966年起,举办了22次不同类型的全国中草药交流。改革开放后,安国药业有限公司集种植、加工、配送、医疗保健于一体。药品市场也在增长。东方医药城成立于1993年,是中国最大的中药专业市场。占地面积130公顷,建筑面积60万平方米,商业建筑1000多栋,年最高营业额65亿元。

今天,走在安国的街道上,人们仍然可以感受到安国作为中医之都的特色:在东方医药城内,中医贸易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在毒品城附近的主干道上,运输中药材的卡车造成几公里的交通堵塞,足以让人们对毒品城内发生的交易有一个清晰的印象。

[发展瓶颈]

质量问题制约着中药产业的发展

自国家首次提出中药现代化以来,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一大批中药企业迅速成长,年销售额超过1亿元的中药品种500多种,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的中药品种50多种。然而,随着中药产业的快速发展,产品质量问题和技术规范的缺乏已经成为制约中药产业进一步发展的瓶颈,尤其是面对中药国际化的机遇,中药的差距和问题更加明显。

例如,王晓东说,在药材种植和收获都通过海关的情况下,粗加工中的不当操作可能导致药材有效成分的衰减和安全问题的发生,如硫磺熏蒸。在全国主要的专业药品市场和生产地区,仍然缺乏科学规范的技术体系支持,而且中药种类繁多。过去,依靠有经验的大师来看和购买商品已经不能满足发展现状。许多药材不定期储存,例如临时储存在农民家中。储存不当会影响相当一部分药材,如日晒、雨淋等因素,导致有效成分的衰减和安全指标的变化王晓东强调道。

数字本草电子商务平台应运而生。该平台整合了整个行业的资源,实现了中医药的标准化,开辟了中医药垂直领域的资金流、物流和信息流,将《数字本草》建设成为全球专业的中医药电子商务交易系统。在中药粗加工这一前沿领域,该平台致力于在全国建设60个中药材种植、采购、储存和加工平台基地,开展技术指导、技术服务、资源保障、组织模式创新和可视化管理,推动现代中药资源“第一车间”集约化、标准化、数字化和规模化发展。在正宗中药材产地,以中药材初加工为入口。通过机构联动、技术指导、信息服务和专业设备,推进标准化加工、集约化生产和标准化储存,为中药材提供质量保证。

目前,数字化中药已在全国建立了40多个药材加工基地,并已在全国主要药材生产市场推广。此外,数字草药电子商务提供商还可以为药品买卖双方提供七种商业模式,即自由贸易、样品展示、旗舰店、在线收集、自我管理、寄售和存储,以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该平台也成为数字中医药“三网合一”系统的窗口和核心。这些工作的开展,都致力于从源头上解决中药的安全问题。

[今日风格]

中药与数字技术相遇

安国作为中药之都,其发展模式并非“传统”。

在安国市西环的北侧,近年来出现了现代化的建筑。外围是一个“方形城市”。建筑物的中间形状像一个“圆圈”,包括一个“内圈”。这座建筑是安国数码中药之都,于2017年5月正式启动。距京石高速公路26公里,距大广高速公路38公里,距保定市50公里。便捷的交通为毒贩提供了重要保障。

2017年5月,“安国中医药数字化专业公共服务平台”中央交易大厅开通,这也意味着天师控股集团与河北省保定市和安国市政府共同打造的安国中医药数字化正式投入运营,中医药进入“互联网”模式已有数千年。

依托与中国中医研究院、河北省药品检验所等机构的合作,数字中药还建立了安国数字中药检测中心及其地方分中心,并与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共同建立了中药鉴定中心。目前,陇西、甘肃、安国、文山、云南、天津四个中心实验室已经建成,中国最大的中药和中药饮片第三方检测体系已经建立,覆盖6个中药专业市场和5个中药主产区。通过近几年的工作,具有不少于药典中所有中药材和饮片的检验能力,并具有300多种外源性有害物质的检验能力。同时,还开发研制了一系列中药材专用快速检测试剂盒,包括含量、霉菌毒素、二氧化硫等的快速测定。目前,它服务于1000多个客户。该平台还采用脱氧核糖核酸条形码和特定位点等技术赋予每种中药材独特的“身份证”,增强中药材的识别能力,克服人工经验识别的不足。

数字中药中药检测公司中心实验室总建筑面积4200平方米。检测服务涵盖农产品、中药、饮片、中成药、食品和环境等几个主要领域。实验室采用的lims管理系统充分整合并有效连接了实验室的日常运作,如样品测试、标准方法、报告审核、人员培训和绩效管理、设备和材料管理等。它避免了主观判断、遗漏、修改等因素,将实验室繁琐的日常工作转化为在线可视化、定量化、可追溯性和预警的新模式。

安国数码中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晓东表示,数码中药目前正在推动与地方政府的共同努力,以实现中药流通市场测试的全面覆盖。

[长期规划]

构建以数字药物为中心的智能平台

目前安国数字中药交易实体中心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营,数字中药b2b电子商务平台已经成功投入运营,一年运营近30万注册会员,涵盖各类药材和1200多种药材。通过建立中草药商店联盟,逐步扩大生产区域和主要市场,建立仓储和物流系统,利用信息技术加强生产区域之间的联系,初步形成了生产区域、市场、信息和电子商务的综合信息。截至目前,已交付1400多家交易商店,建成57个中草药数字化交易站,注册客户20多万人,快速药物评价1000多项,销售中草药商品5万多种,完成交易20亿元。

此外,数字中药仍在建立低端系统。基于数字化中药,建立b2b电子商务平台,实现高效、便捷、高价的服务,避免层层分销和低效。安国数码中药资本的创新在于整合第三方检测、电子商务、可追溯性、仓储物流、交易实体、中药文化旅游等。借助电子商务、第三方物流和服务体系,实现全国各地正宗中药的区域协调,为区域经济产业转型提供示范,为政府监管药品安全提供技术支持,规范行业市场秩序,为执法监管提供起点。今后,平台上销售的所有产品都将接受第三方检验报告,并具有法律效力。

一旦售出的产品出现质量问题,基于安国数码中药之都的全过程质量追溯系统就不难快速锁定问题。王晓东表示,该平台可以实现从自然环境、种子种苗、种植、初级加工、仓储、物流、饮片加工到中药材最终销售的全过程质量追溯,最终实现“溯源、溯源、溯源、责任、可计量、可检测质量、认证等级”的目标。形成了全过程可靠的质量保证体系,还可以承担全国流通跟踪系统的建设和运行。

2016年6月,天师还与中国中医药检测认证委员会协会和澳大利亚中医药研究所签署了“战略联盟合作协议”。通过国内外联动、中医药服务与中医药供应的联盟,天师能够使安国的数字中医药成为“三合一”公共平台,直接走向国际市场,与国际标准接轨,重组产业链,整合中医药资源,打造以数字中医药为核心的多元化全球健康生态服务体系,让中医药更好地服务于世界人民的健康。

[对话]

数字中医药建设带动各行业联动

●新京报:数字中药之都的“数字化”在哪里?

王晓东:主要体现在质量数字化、交易电子商务和服务智能化。

一是利用质量数字化推动整个药品市场的转型,如通过存储进行系统集成、第三方检验平台和追溯平台,逐步实现整个药品流通市场的检验和追溯全覆盖,确保上市药品质量。

其次,推进质量追溯体系和检验质量的“点”保证、仓储物流质量的“环节”保证、追溯质量的“链”保证。建立中药数字化质量管理体系。将信息技术、自动化存储技术、过程追溯技术、数字检测技术和现代药品质量管理模式相结合,自始至终将质量“数据”联系起来,协调中药初级加工、存储、市场和检测终端的生命周期。

由于中药管理仍处于相对原始的商店经济状态,建立交易电子商务系统可以真正实现医疗终端、个人消费者、药品市场和上游资源之间的联系,保证交易的便利性和质量,使消费者能够购买高质量、高价位的中药。

●新京报:数字中医药的建设将给安国带来什么变化?

王晓东:通过新技术的应用,传统医药市场的经济格局将得到提升。毕竟,中药产业的经济生态仍然相对原始。希望通过数字中药资本的建设,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以中草药行业为例。目前,拥有大规模、品牌、高标准和自主研发成果的企业很少。综合平台的建设从科研、技术、销售和市场开发等各个方面提高了管理效果。

通过与政府的联合,还可以为政府监管药品安全、规范行业秩序、打破行业和区域界限、打破产业链瓶颈提供技术支持,为执法监督机构提供起点。

最初的目的是利用工业化成果来回馈农林产业的发展,有利于第一产业即中药种植业结构的调整、优化和升级。同时,为现代中药产业的产业化提供了可靠的物质基础,发展了金融、仓储、物流等中药领域的第三产业,使“互联网中药”得到广泛、整合和大规模应用。目前,数字中医药还将推动中医药文化旅游等健康旅游的发展,使各行各业实现联动。

[数字表示医药之都]

数字中药在甘肃陇西、河北安国、云南文山和天津建立了四个中心实验室。

第三方检测系统已覆盖6个药材专业市场和5个药材主产区。

到目前为止,安国数码本草电子商务平台拥有20多万客户,总交易额20亿元。

新京报记者张秀兰

编者岳庆秀的《画李世阳》和李铁雄的《校对翟永军》

中华彩票网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