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绕得过对赌的坎 跳不出减值的陷阱

[摘要] 对赌协议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强制规定,不存在《合同法》所规定之无效情形的,应认定为有效,反之无效。有关维护对赌协议效力的诉请能否获得支持,归根结底取决于是否具备法律和事实上的履行可能。这个问

泰坦科技(Titan Technology)被拒绝上市的原因之一似乎没有被提及,那就是上市是为了赌博。毫无疑问,泰坦科技有上市和赌博协议。那么,当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市委否决泰坦科技的上市申请时,为什么不就此事表态呢?这显然不符合中国证监会此前关于清理首发企业赌博协议的制度安排。

根据泰坦科技(Titan Technology)回应上海证券交易所询价信的公告,泰坦科技的资本运营中至少有四项赌博协议,包括以盈利能力为条件的协议和以上市为条件的协议。由于公司于2015年12月在新的第三板成功上市,在2016年6月30日前在新的第三板上市的赌注已经成为一个完整的项目。然而,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主板、中小板、创业板、香港证券交易所和美国证券市场公开发行和上市的承诺,却突然出现在新三板的招股说明书中。然而,根据上述对上海证券交易所询价信的回复,泰坦科技(Titan Technology)和相关投资机构似乎就将上述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的上市日期改为2019年12月31日达成了一些默契。否则,很难理解为什么四年后的这两份文件有不同的表述。泰坦科技回应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问,称这些押注在首次公开募股申请之前已经全部结束或清算。恐怕这种说法是否可信并非没有问题。然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市委员会看来,泰坦科技(Titan Technology)未能披露其商业模式和本质,未能准确披露其核心技术和先进性,以及依赖核心技术进行生产经营,足以拒绝其ipo申请。还可以说,它如实披露了与赌博协议有关的问题,与机械复制科学创新属性的问题相比,赌博协议已不再重要了吗?

赌博协议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关于效力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法没有规定无效情形的,视为有效,否则无效。然而,至少目前,法院并未无法批准股东之间赌博协议的有效性。但是,如果股东与目标公司之间的博弈协议违反了维持公司资本的原则,可能损害债权人的利益,协议的有效性一般应该是否定的。能否支持维持赌博协议有效性的申请最终取决于是否有合法和实际履行的可能性。如果目标公司已经通过全面完整的内部程序为赌博提供担保,交易背景和具体条款为公司股东所知,公司和公司所有股东都可以在获得发展所需资金的同时受益于这一系列的停止交易,就没有必要胡乱否决。

由于合并标的的高估值,一些带有业绩押注协议的合并和收购通常会带来高商誉。这些过高的商誉很快在短时间内粉饰了相关上市公司的业绩。很快,他们就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履行承诺无法实现或无法就地实现的尴尬。根据现行会计方法,商誉减值准备不仅给相关上市公司带来了人为调整利润的空间,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司法渠道避免徒劳无益的权益保护疲劳。然而,如此大比例的商誉给投资者带来的意外灾难也难以形容。一方面,股票价格的走势就像过山车,让人无法保护自己。另一方面,在会计政策的保护下,无辜和受损的投资者想起诉,别无选择,只能睁着眼睛吃哑巴亏。

现行法律和监管政策如何有效遏制赌博成瘾,是维护法律严肃性和监管有效性的一个重要问题,也是关系到上市公司稳定和投资者利益的一个亟待解决的大问题。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更有效的解决,即使投资者绕过了上市和赌博的障碍,他们也可能无法跳出业绩押注带来的商誉升值和减值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