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大学毕业生求职,遭遇简历售卖:被问做不做健身教练

[摘要] 长三角消保委联盟召开主要景点儿童免票规则联合消费调查结果发布会。近年来,景区儿童票优惠的“标准”一直争议不断。近年来,有不少景区在儿童票规则中增加了年龄标准,还有部分景区将1.2米免票线上调至1.4米

刚刚大学毕业的郭宇渴望找到一份工作。他在网上向几家公司发送简历,意图是“制作设计师,广告设计”。在那之后,他经常收到奇怪的电话和短信,提供一些令人困惑的职位。

事实上,许多年轻的求职者像郭宇一样陷入了信息披露的“陷阱”。

据《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调查,在线简历销售市场非常活跃,已经形成了“一站式”行业。非法分子作为正规企业进入网上求职平台,通过各种形式获取求职者简历。卖家出售的商品包括从简历中获得的软件和账号,以及简历。

在泄露的简历背后无法捍卫权利

郭宇期待着企业的邀请,但他接到的是骚扰电话,“基本上一天有三四个。他们问我是否想做销售,但没有告诉我任何关于销售的事情。其他人问我是否愿意做一个任务,30~80元,一个单,一个单结,也不说内容,只让我加上QQ;还问我是否想成为一名健身教练……”。

郭宇怀疑他的简历被泄露了,但为了不错过他喜欢的公司,他只能继续忍受这些骚扰,“这严重影响了我的求职情绪。”

谈到维护权利,她犹豫了一下:“个人维护权利是非常困难和麻烦的。权利保护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会耽误我找工作。”

郭宇的经历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不久前,记者从一个著名的求职网站上购买了100份在线供应商手中的简历。求职意向涵盖生产设计师、律师、翻译、缝纫、淘宝客服等行业。

记者随机挑选了10份简历来核实这些信息。至少有3名求职者受到不同程度的信息骚扰。此外,只有两个人在上述网站上提交了简历,而其他人在不同的求职网站上提交了简历。

广州求职者张强(化名)向记者证实了简历信息的准确性。

在过去的一个月左右,张强几乎每天都接到一两个电话,试图把他介绍到瑞典、澳大利亚等国家做包装和搬运工作。"我已经在电话里告诉他们,我不想找工作。"尽管如此,他无意捍卫自己的权利,“无法控制它们”。

31岁的南京求职者王浩(化名)是一名律师,正准备换工作。尽管他没有接到任何骚扰电话,但出售他的简历仍然引起了他的担忧:“此事(信息披露)非常普遍,个人很难让平台承担责任。”他不想让他现在的组织知道他已经准备好换工作了,他的简历泄露可能会在任何时候给他带来麻烦。

完整的“简历收集”产业链

记者发现简历分为第一手和第二手。第一手简历从未被出售过,第二手简历被出售过不止一次。卖家张磊(别名)表示,第一手简历的“转换率”通常较高,求职者可以更容易地通过电话,朋友在qq或微信上的申请也可以更容易地通过。

据记者调查,知名求职网站的一手简历价格为1.8~2.5元,二手简历价格为0.8~1.5元。其他求职网站每家收费0.6~1元。

张磊介绍说,这些数据提供了求职者的姓名、手机号码、年龄和性别信息,并直接发送到买方的邮箱。当被问及信息是否能实时更新时,张磊一再承诺“以每天5000份的稳定速度,高质量地在同一天更新简历”。

另一名网上卖家陈红(化名)向记者介绍了一个求职网站,供记者试用。记者登录后发现这是求职网站上一个企业vip账户的子账户,其母账户的认证显示这是一家大连人寿保险公司。

父帐户可以为子帐户分配“恢复下载点”。根据协议,陈红已经为子账号填写了700分,可以随意下载“简历库”中的所有简历。在这个账户里,下载一份简历,上海需要8: 00,一线城市7: 00,二线城市6: 00,三线城市5: 00。

除恢复交易外,企业vip账户的子账户和辅助软件也在网上销售。目前,获取简历最重要的方式是通过企业账户发布招聘信息,等待求职者递交简历,然后提取简历进行销售或直接使用。

知情人赵峰(化名)透露,在一些知名的求职网站上,只有认证的商业账户才有权下载简历。认证公司需要准备尚未在网站上认证的营业执照和账户,这在行话中被称为“白码”。一般来说,营业执照可以证明3~5个白色数字。

记者调查发现,互联网上有专门销售的注册白码软件,可以帮助买家以每月100元以上的价格批量注册白码。此外,营业执照也可以批量购买。

“我是从工商注册的朋友那里成批得到的。现在我几乎买不到一手许可证,也可以使用二手许可证,但我需要技术。”赵峰表示,有了营业执照和白码,vip批量认证可以通过使用集团内认证软件来实现。企业认证成功后,可以发帖吸引求职者提交简历,帖子内容可以任意编辑。"它能否吸引求职者取决于说话的技巧。"

理论上,你发送的招聘信息越多,你收到的简历就越多。互联网还以每月300~400元的价格出售“发帖机”软件。此外,还有软件可以刷新帖子并使它们排名更高。最后,根据平台服务,“简历提取器”用于以文本形式提取求职者的简历信息。

迫切加强求职平台监管

在线销售简历是窃取公民个人信息的非法行为。苏州大学王建法学院民商法系的张鹏教授指出,恢复交易涉及许多侵权问题。然而,求职简历软件的开发和简历购买者的行为构成了共同侵权。他们会窃取个人简历信息进行交易,这本身就是非法的,也是无效的民事行为。交易过程中的资金应由执法机构收取。

"平台应承担一定的数据安全和严格审查义务."张鹏表示,在网站设计、网站建设和维护过程中,平台有义务确保用户信息的安全。如果用户信息被泄露,但平台什么也不做,它将承担间接责任。同时,被落户企业的资质审查是当前网络平台面临的一大难题。如果一个正式注册的企业账户被内部人员用于非法目的,那么该企业就涉及管理松懈。

张鹏说,非法窃取个人简历信息的罪犯侵犯了求职者的隐私。如果求职者收到骚扰短信或电话,他们的个人生活安宁受到干扰,这就构成了对隐私的第二次侵犯。

《刑法》第253-1条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卖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在履行职责或者为他人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个人信息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盗窃或者以其他方式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河北快3投注 快乐赛车pk10

推荐